<acronym id="ye8uo"></acronym>
<acronym id="ye8uo"><center id="ye8uo"></center></acronym>
<acronym id="ye8uo"></acronym>
搜索 解放軍報

詩意流淌的茶谷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徐貴祥責任編輯:李佳琦
2020-12-18 08:27

小時候,母親指著西南方一溜山脊對我說,那里面有紅軍。紅軍是干什么的,那時候不甚了了。及至讀了中學,放學后坐在校外的土崗上,眺望東邊一座古塔,想象古塔下面的六安城,感到遠方的世界很神秘;再轉首眺望西南方向,還是一溜山脊,感覺久遠的世界更神秘。在我的想象中,那遠方的山區隱藏著無數的同革命有關的故事。后來我離開了故鄉,一度忘記了那座山和那里的故事,直到幾十年后。

今年春天我回故鄉休假,因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被滯留多天。那是我多年后第一次走進大別山,熟讀紅軍時期的鄂豫皖根據地,并聽到很多抗戰故事。在主峰白馬尖,看到山頂上的迎客松,我明白了一個道理,“山有多高,水有多高?!痹跂|石筍一條山澗滾水壩上,我和兩個好朋友躺在竹橋上,雨后的彩虹似乎就在身邊流動。靈感突然涌現,思緒滾滾而來,回到北京后不久就寫下了長篇小說《八月桂花遍地開》。該書出版時,我寫了兩句話印在扉頁上:“沒有誰能夠擊倒我們,除非我們自己;沒有誰能夠拯救我們,只有我們自己?!?/p>

從2013年開始,連續多年的寒暑假,我多半是在家鄉度過的,這是我認識家鄉的第二個階段。2015年夏天我參加了一個筆會,有人在會上講了一個故事,引起我強烈的興趣?;氐奖本?,我找來《金寨紅軍史》,發現當年的紅軍對于蘇維埃建設有著非常理性和現代的規劃,這讓我既驚且喜。2016年暑假,我在金寨縣熟悉黨史的同志引領下,沿著當年紅軍的足跡一路尋找,尋找在主力撤退后堅持戰斗而被打散的一個排的女紅軍,尋找被歲月淹沒的紅軍規劃中的飛機場和列寧中學,尋找在大興水利中被奉獻的麻埠鎮——紅軍地圖上的“流波市”。小船駛過響洪甸水庫,我選擇一個角度,將船頭那面簌簌作響的五星紅旗拍攝下來,想象那些紅軍戰士此刻就在不遠處,他們正用堅定的眼光向我們說:“我們出生入死,就是為了讓我們的子孫后代過上好日子?!?/p>

我再一次找到了創作方向,作品《飄呀飄起來》就是從那次尋訪開始的。

2017年6月,來自各地的20多名作家匯集六安采風。市領導向與會的作家介紹六安情況,重點介紹了一個謀劃已久的宏闊構想:走綠色發展道路,編制生態文明建設規劃,具體地說就是打造“一谷一帶”,這個“谷”,就是“茶谷”。

當天下午,我們的車子由裕安區分路口鎮“茶谷入口處”進入,先是一片桃林撲面而來,同行的市領導如數家珍,介紹了品種引進的過程和種植桃樹給群眾帶來的利益。他越是津津樂道,作家們越是心向往之。車子繞過一個弧道,眼前頓時一亮,稍微平坦的山坡上出現了一彎木架涼棚,幾盆碩大的、鮮艷的桃子直接就把作家的目光吸引過來了。在那個名叫“桃花仙谷”的小站,品味鮮桃的聲音在樹林和人群中久久回蕩,隱隱約約地,感覺那是一首并不遙遠的歌:路旁的花兒正在開喲,樹上果兒等人摘,等人摘。遠方的客人請你留下來……

那一路,作家們贊不絕口,我的耳畔卻一直縈繞著毛主席那兩句詩:陶令不知何處去,桃花源里可耕田?我的關鍵詞是“桃花源”?;蛟S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對“茶谷”有了自己的理解。對于生活在那片土地上的干部和群眾而言,“茶谷”是一個宏闊構想,把種植產業、旅游產業、文化產業結合起來,形成良性循環的發展鏈條,功在當前,利在千秋。而對我們這些作家而言,它首先是一首歌,是一首詩,是揮之不去的夢想。然后,它才是物質形態。

我太喜歡“茶谷”這個創意了。山,還是那座山;水,還是那些水,但是匯入到“茶谷”的血脈,就形成了一個整體的生命結構,必將顯示出更為蓬勃的生機。

攜帶著“茶谷”這兩個字,我們繼續前行。到了霍山縣境內,山巒間起伏的竹海如煙似霧,如波似浪。老作家蔣子龍情不自禁贊嘆道:真綠啊。我不知道大作家這句話說的是客觀景象還是心靈感受,但我知道他的贊美是由衷的。我后來在會上說,走遍了大江南北,也去過國外一些地方,總是在尋找,尋找名山大川,尋找名勝古跡,可是驀然回首,最美的風景其實就在我們的腳下,就在我們的身邊,就是我的家鄉。

第二天上午參觀霍山城區,寬闊清澈的河面環繞著袖珍小城,青枝綠葉吹拂著初夏的熱氣,讓人神清氣爽。放心地、大口地呼吸著飽含負氧離子的空氣,不僅有審美的愉悅,更有安全感、健康感。一位作家說,好山好水好空氣,加上好心情,就是最好的保健品??!

車子環城而行,一位同志指著河面的一座小島對我們說,那是一個鳥島,長年棲居著上千只珍稀鳥類。為了這個鳥島,縣里下大決心,關閉了很多企業,投資了一千多萬元對鳥島采取保護措施。

在鳥島的觀鳥窗,作家們看見了一種名叫藍喉蜂虎的小鳥,個頭比麻雀要小一半,精靈一般,一振沖天。據說這種鳥在世界范圍內也極其稀少,而在霍山鳥島上安家的,有三百多只。昔日驚飛堂前燕,重新回到咱的家。我對縣里的領導說,謝謝你們留住了這尊貴的客人,藍喉蜂虎在霍山落戶,這是大自然給你們頒發的合格證書。

我想,茶谷小鎮、茶谷小站、茶谷小院,這些創意,可能是未來大有作為的地方。譬如建設一些特色小鎮,諸如楚漢風骨小鎮、魏晉風度小鎮、唐宋風韻小鎮,等等,在五百里茶谷的綠色營地,提供另一種生活態度和生活方式。在工作和生活壓力大的時候,我們愈發需要這樣的精神驛站——人類應該詩意地棲居在大地上。到那時候,五百里茶谷不僅是我的故鄉,它也將成為外市的、外省的,甚至一切生靈的精神家園。

筆會結束,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我常常想,是什么使我的家鄉發生如此大的變化?是思想,思想養育山水,思想灌溉林木,思想凈化土地。江南的山水,體現的是詩與畫;皖西的山水,體現的是家與國。這塊土地,總是同國家和民族的命運緊密相連,地杰人靈,人靈地杰,相輔相成,互相滋養。

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想起了一位專家講過的皖西人民的三次奉獻:一是土地革命時期的奉獻,二是新中國成立之初興修水利時期的奉獻,第三次就是當前推動綠色發展、建設生態文明作出的奉獻。有這樣一個數字:六安全市不到一千家規模企業,有兩百多家因為污染問題關閉停產了。這是什么氣魄?可以說,這是一次舍近求遠的戰略,是大視野、大格局。我們舍棄的是眼前的利益,而求得的是長遠的、安全的、健康的發展,我贊成這樣的舍近求遠。我們面對的不僅是中國,也是世界;不僅是今天,也是未來。

皖西的資源十分豐富,僅五百里茶谷就有植物上千種,魏晉名士崇尚的藥、酒、茶,在皖西境內可以得到高質量的滿足,藥有石斛——李時珍《本草綱目》記載的九大仙草之首,茶有五朵金花——六安瓜片、霍山黃芽、華山銀毫、金寨翠眉和舒城小蘭花……這僅僅是榜上有名的一部分。六安四縣三區,地上有奇花異卉、瓜桃李杏,地下有泉水礦藏,風吹稻浪千里飄香,魚翔淺底蝦蟹肥美……

然而,最珍貴的資源還不是這些。在皖西,最重要的資源乃是人,是祖祖輩輩與這塊土地相濡以沫的六安人民,是歷史上就有美譽的淳樸的民風,好客的民俗,熱愛自然、崇尚自然、珍惜自然的愛心。皖西是禮儀之邦,是好客之鄉,小時候我就聽到過“前門留客,后門借米”的故事,聽到過“薄利多銷,童叟無欺”的故事,聽到過“路不拾遺,夜不閉戶”的故事。這些故事滋養了我的精神,正因為皖西性格注入了我的血液,我才寫出了《歷史的天空》《馬上天下》和《八月桂花遍地開》那樣的作品。

哦,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山美水美人美,這個詩意流淌的茶谷,在新時代正在用自己的自然之美,召喚遠方的客人。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湖南福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