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e8uo"></acronym>
<acronym id="ye8uo"><center id="ye8uo"></center></acronym>
<acronym id="ye8uo"></acronym>
搜索 解放軍報

軍人的眼睛應永遠盯著戰爭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褚當陽 申偉 林位華責任編輯:于雅倩
2020-12-18 11:32

軍人的眼睛應永遠盯著戰爭

近現代歷史上,中國在朝鮮半島兩次被卷入戰爭,一次是甲午戰爭,一次是抗美援朝戰爭,結局迥然不同。1894年,朝鮮因爆發東學黨起義向清國乞援,清政府派兵入朝,但又不做徹底的軍事準備,滿朝文武仍迷戀于歌舞升平。日本乘隙而入,占領朝鮮全境,并把戰火引入中國境內。經過黃海、威海衛兩場海戰,北洋水師全軍覆沒。甲午之殤,給中華民族留下錐心刺骨的傷痛。1950年,朝鮮半島再燃戰火。唇亡齒寒之際,中共中央應朝鮮黨和政府請求,果斷作出“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決策。中國人民志愿軍歷經2年9個月浴血奮戰,取得了抗美援朝戰爭的偉大勝利。這是贏得尊重、以弱勝強的揚威之戰,也是凝聚民心、鞏固政權的立國之戰。歷史一再證明,軍強才能國安,沒有一個鞏固的國防,沒有一支強大的軍隊,和平發展就沒有保障。

當今世界正在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新舊格局轉換、新舊秩序更迭、新舊體制更替,必須有硬實力硬手段才能維護自身利益。我國越是發展壯大,遇到的阻力和壓力就會越大,面臨的外部風險就會越多,同各種敵對勢力作斗爭就會越激烈。盡管現在我們維護國家安全的手段和選擇增多,但軍事手段始終是保底手段。只有把軍隊搞強大,底氣才足,腰桿才硬。

為什么要研究軍事、研究戰爭、研究打仗

研戰知戰方能勝戰,軍人的眼睛應永遠盯著戰爭。世界上沒有兩片相同的樹葉,歷史上也沒有兩場完全相同的戰爭??藙谌S茨認為,戰爭如同一條變色龍,每一次戰爭都有其各自的特點,千變萬化,各不相同。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塹壕被認為是無法逾越的鴻溝,所以法國人修筑了固若金湯的馬奇諾防線,但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卻成為全世界的笑柄;坦克擁有“陸戰之王”的美譽,但在海灣戰爭中伊拉克的陸地鐵甲被美軍武裝直升機完爆吊打……兵無常勢,水無常形。打仗是一門大學問,既有基本的制勝機理,又有許多不確定性,充滿奧妙和智慧,只有下功夫鉆透這門大學問,才能找準勝戰的方向、掌握打贏的規律。

當前,戰爭形態加速向信息化戰爭演變,智能化戰爭初見端倪。在研究戰爭上掉隊一時會產生“時差”,落后一個時期就會形成“代差”。面對新的戰爭形態和作戰樣式,每一名軍人都應以甘當小學生的態度和自我革命的精神,加強新時代軍事學習,集中精力研究軍事、研究戰爭、研究打仗,把自己搞透、把對手搞透、把戰場搞透,真正成為戰爭的明白人。

為什么說指揮是一個決定性因素

1948年10月3日,毛澤東讓秘書把一份右上角標有AAAA符號的電報送給電報員,指示立即發給東北野戰軍。電報在分析敵我態勢之后,指出:“在五個月前(四五月間),長春本來好打,你們不敢打,在兩個月前(即七月間)長春之敵同樣好打,你們又不敢打,現在攻錦部署業已完畢……又不敢打錦州……”一封電報,用了三個“不敢打”,措辭之嚴厲,前所未有!電報剛發走,毛澤東又寫了一封電報:“我們不贊成你們再改計劃,而認為你們應集中精力力爭十天攻取錦州?!睎|北野戰軍在收到電報后5小時回電:“堅決執行中央的指示,攻打錦州?!?948年10月15日,解放軍攻克錦州,全殲守敵10萬。錦州之戰是遼沈戰役的關鍵一戰,對東北國民黨軍隊形成了“關門打狗”之勢,充分展現了毛澤東高超的軍事指揮藝術,為奪取東北戰場全面勝利奠定了基礎。

一支軍隊能不能打勝仗,領導指揮體制是關鍵。西方學界對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100多個著名戰例進行定量分析后得出結論:指揮系統對戰局勝負的作用,相當于參戰部隊戰斗力總和的40%?,F代戰爭形態和作戰方式發生了革命性變化,其中很突出的一個方面,就是指揮對抗的作用空前上升,作戰指揮戰略性、聯合性、時效性、專業性、精確性要求越來越高。這些年,世界軍事強國謀求指揮優勢、升級作戰體系的步伐一刻也沒有停止。俄羅斯高度重視作戰指揮能力建設,在敘利亞作戰中,以國家防御指揮中心為本部,以在敘機動部署的“綜合機動指揮方艙”為節點的一體化指揮系統發揮了重大的跨域指揮控制作用。特別是在敘利亞搭建的“兵力與兵器統一指控系統”,借助該系統,指揮官能實時看到戰場景況,實時下達作戰命令。俄軍認為,該指揮系統將部隊戰斗力提高了1至1.5倍,指揮周期縮短80%,彈藥消耗減少15%。

這次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我軍領導指揮體制全面重塑,“聯”的壁壘已經打破,“戰”的效能正在凸顯。2017年8月8日21時19分,四川九寨溝發生7.0級地震,西部戰區聯指中心震后5分鐘即啟動應急機制,20分鐘內前方指揮組人員到位完成編組受領任務,30分鐘完成一切準備,迅即向災區馳援……新的“中軍帳”已經搭起,但要充分發揮體制優勢、彰顯指揮效能,仍面臨不少矛盾問題,需要在實踐中不斷探索創新,打通聯合作戰全系統全流程指揮鏈路,推進我軍指揮能力不斷增強。

為什么練兵先練將

“兵者,國之大事,存亡之道,命在于將?!睂⑹擒娭屑沽?、部隊中堅,更是士兵信賴的主心骨。練出良將,方可訓育鐵甲精兵、帶出勝戰勁旅。

楊得志將軍一生中打過大小戰斗3000多次。長征中,他帶領紅一團血戰湘江,突破烏江天險,巧渡金沙江,強渡大渡河,過雪山草地,為中央紅軍順利北上開辟了通路,被美國記者斯諾譽為“長征第一功”。新中國成立后,他先后參與指揮抗美援朝戰爭和邊境作戰,取得了卓越的戰績?!暗棉@門能拜將,邊墻何用兩三重?”正是有一大批智勇雙全、能征善戰的戰將,我軍才創造了一幕幕威武雄壯的戰爭活劇。

從戰爭中學習戰爭,從學習中增強本領,歷來是我軍的練將之法。1954年7月,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學院向中央軍委寫報告提出:“建議開辦戰役系,加強高級將領的訓練,第一期學員名額,擬宜適應國防工作最低的要求,至少為30至40名兵團及其以上高級將領?!敝醒胲娢杆倥鷾柿怂麄兊膱蟾?,首批進入戰役系學習的有52名赫赫有名的將領。三年時間里,圍繞成為“成熟的戰役指揮員”這個目標,他們固基礎、補短板、強能力,系統學習軍事政治理論和現代軍事科學,學習現代戰爭條件下諸軍種合成軍隊攻防戰役及其組織指揮。這個系也被稱為人民軍隊歷史上第一個“將軍系”。張震回憶說:“軍事學院的學習,是個加油站,也是個新起點,為爾后的工作,打下了更為扎實的基礎?!?/p>

昨天的戰爭背影不遠,今天的戰爭面貌一新,明天的戰爭雛形已現。面對嚴峻的安全形勢和現實的能力短板,領導干部要有強烈的“本領恐慌”,下功夫解決好“兩個能力不夠”“五個不會”等問題,回歸帶兵打仗、練兵打仗的本真本位,著力提高戰略素養、聯合素養、指揮素養、科技素養,在重大軍事斗爭實踐、重大軍事演訓活動中磨礪自己,提高打仗本領,當好備戰打仗的帶頭人。

(執筆:褚當陽、申 偉、林位華)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湖南福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