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e8uo"></acronym>
<acronym id="ye8uo"><center id="ye8uo"></center></acronym>
<acronym id="ye8uo"></acronym>
搜索 解放軍報

紅色秘密交通線:“中華蘇維埃的血脈”

來源:學習時報作者:連宏亮責任編輯:葉夢圓
2020-12-11 16:15

中央紅色秘密交通線是土地革命時期毛澤東、周恩來等為解決黨中央和中央蘇區間聯絡問題,精心策劃并締造的一條從上海出發,經過港、粵、閩、贛四地,長達3000多公里的秘密交通線。它為傳遞黨中央與中央蘇區的機密文件,運送中央蘇區急需的物資和經費,以及掩護黨中央由上海到中央蘇區的重大遷移等工作作出了巨大而特殊的貢獻,被譽為“中華蘇維埃的血脈”。

“寧可放棄蘇區一個縣,也要辦好交通線”

1929年,朱毛紅軍入閩,開始了創建中央革命根據地的偉大實踐。然而,面對國民黨軍隊的屢次“會剿”和經濟封鎖,中央蘇區越來越多地面臨著與黨中央信息溝通不暢、物資供應困難以及干部緊缺等問題。因此,中央蘇區十分渴望黨中央的援助與指導。但是,要與其取得聯系,并非易事。因為雙方相隔千里之遙,再加上沿途國民黨軍隊層層設卡,一封普通的書信往來就需要耗費兩個月的時間,更不用說領導干部和重要物資的安全抵達。

于是,盡快開辟一條隱秘且安全的交通線就成為了擺在黨中央和紅四軍毛澤東等領導人面前的緊急任務。當時主管這項工作的周恩來說過:“寧可放棄蘇區一個縣,也要辦好交通線?!?930年6月,毛澤東派遣中共閩西特委軍委委員盧肇西前往黨中央,請求建立從上海到贛南、閩西的秘密交通線。1930年7月,中央軍委成立交通總站,同年11月歸并中央交通局。周恩來要求集中3個月從各省調集精兵強將開拓長江線、北方線、南方線三條交通線,打通連接黨中央和各根據地的大動脈。在周恩來的秘密領導和直接指揮下,1931年3月,中央交通局以閩西工農通訊社及其機要交通網為基礎,正式建立起由上海經香港、汕頭、大埔、閩西直達江西瑞金的交通線,即“華南交通線”,也就是被人們稱之為“黨的生命線”的中央紅色秘密交通線。

“摧不垮、打不掉的地下航線”

中央紅色秘密交通線建立后,主要負責接送來往中央領導、傳遞秘密文件和采購運送重要物資到中央蘇區等任務。為保障上述工作在險惡環境中順利完成,全體交通員創立了一套獨特復雜而又行之有效的秘密工作方式。

當時負責這項工作的中央交通局局長吳德峰在交通線建立之初就制定了《秘密工作條例》,專門對秘密交通站的設立和運行進行了縝密安排。出于安全考慮,交通站工作的形式十分隱蔽,家庭、當鋪、茶館等都是其常用的掩護方式。傳遞情報的形式也是多種多樣,用密寫藥水將文件寫于襯衫上,或印在字畫、手絹以及線裝書的反面。運送黃金、電臺零件和藥品等物資的方式也不一而足,交通員隨身攜帶的紙傘桿、褲帶,甚至手里的甜瓜瓤,都是其藏金之處。

執行護送任務時,交通員一般是兩人一組,一前一后分別行動,前面的交通員負責探路,查明是否有危險,后面的交通員則與首長同行,保衛安全。一旦出現異常情況,前者會及時發送事前約定的危險信號,后者則進行緊急隱蔽。除此之外,交通員還根據所護送領導干部的自身條件,將其化裝成回鄉的華僑或做生意的商人,甚至是牧師和算命先生以作掩護。整個漫長的交通線上,一般每隔10到40公里,就會設置一個少則一人多則五人的小站,交替掩護。站點之間單線聯系,任務交接時,事前約定時間地點,力求準時交接。

此外,選拔交通員的高標準也是保障中央紅色秘密交通線安全暢通的關鍵。在所有要求中,對黨忠誠是第一位的。面臨危險時,交通員必須保證信件、情報的絕對安全。其次,交通員要具備豐富的對敵工作經驗,能夠廣交各界朋友,懂得各行“行話”,對形勢了如指掌。同時還能以各種合法的身份或職業作掩護,以免引起敵人察覺。在各方努力下,中央紅色秘密交通線真正成為了一條“摧不垮、打不掉的地下航線”。

“交通線就像我們身上的血脈”

長征前夕,通過中央紅色秘密交通線,交通員安全護送了中央領導、情報人員以及婦女干部等共計200余人進出中央蘇區,其中就包括周恩來、博古、陳云、葉劍英等黨的高級領導人。1933年1月,博古、陳云二人動身離滬,先化裝成商人前往汕頭,再經邵陽、三洋坎到達大埔,之后晝伏夜出抵達閩西永定。當他們在一座廢棄小煤窯休息時,突遇國民黨軍隊搜查,情急之下,交通員急中生智繞到另一個山頭打了兩槍,把敵人吸引了過去,這才保衛了二人的安全。最終到達瑞金后,陳云高興地感嘆道:“終于到家了!”

此外,中央紅色秘密交通線還是黨中央和中央蘇區信息傳遞的重要窗口。各種重要的信件、情報借此得以及時傳遞,顯著改善了先前中央不了解地方實際、地方摸不清中央意圖的狀況。通過這條大動脈,緊缺藥品、食鹽、印刷品以及軍械、無線電器材等物資陸續被運往中央蘇區。尤其是大批食鹽的送達,極大地改變了蘇區軍民之前用蘿卜水、辣椒干等代替食鹽煮菜的窘境,因缺鹽而導致的各種疾病也得到有效控制。與此同時,中央蘇區在打土豪時繳獲的黃金、白銀等也通過這條秘密交通線輸送到黨中央。1931年,擔任中央提款委員的陳剛到達湖南醴陵后,將收集的千余兩黃金熔成金條捆在腰上,最終安全帶回上海。贛東北蘇區通過這條秘密交通線在1931年、1932年兩年時間內運往中央1000兩黃金,1933年又給黨中央送去黃金2箱、銀洋18箱。這些經費的到來,有效地支援了黨組織的發展。從1931年建立到1934年中央紅軍長征后逐漸停用,中央紅色秘密交通線和交通員在前后4年時間中出色地完成了黨中央賦予的任務和使命。毛澤東后來在評價這條秘密交通線時說,“交通線就像我們身上的血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湖南福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