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e8uo"></acronym>
<acronym id="ye8uo"><center id="ye8uo"></center></acronym>
<acronym id="ye8uo"></acronym>
搜索 解放軍報

中國文化及思維方式推進創新基層“體驗式治理”

來源:人民論壇網作者:李春成責任編輯:葉夢圓
2020-12-05 16:03

我國無論在文化觀念上還是在治理實踐上,一直都很重視體驗式治理。與西方哲學“主客二分”對立的認知型思維相比,“中國文化及其思維方式,一貫講究‘體驗思維’”。中式思維是一種“經驗綜合型的主體意向性思維”,慣?!拔镂乙惑w”地以人的意向去體察萬物之道。我們一直強調官員必須遵守“恕道”,密切聯系群眾,深入民間、體恤民情;決策時要廣泛聽取群眾意見、要“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治國理政者必須“以人民為中心”,深刻體察“人民美好生活”的愿望,“權為民所用,情為民所系,利為民所謀”。大學生村官與選調生制度以及將基層工作經歷作為干部晉升的必要條件等規定,無不體現了對基層工作經歷(體驗)的重視。

所謂體驗式治理,即基于切身體驗進行治理,可以將其歸為兩類:一階體驗式治理和二階體驗式治理。一階體驗是自己的體驗,二階體驗是對他人體驗的體驗。一階體驗式治理的治理者直接融入社會,深入社會生活,設身處地直接體驗治理對象的世界,譬如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干部下沉城鄉底層治理疫情基本上都屬于一階體驗式治理。二階體驗式治理的治理者不是深入社會生活,而是下沉到治理基層,身處社會治理界面的上方;不是直接去體驗現實社會生活,而是換位體驗基層治理者的治理實踐。譬如,2017年青海省民政廳干部的“體驗式”基層蹲點就屬于二階體驗式治理。他們“跟班鄉鎮民政干事……把自己融入基層民政干事角色之中,按他們的工作時間上班、下班,一起入戶調查、一起接待來辦事的群眾等,在換位體驗基層民政工作的基礎上,同各級民政干部一道研究加強基層民政工作的改革措施”。還有不少地方的體驗式調研實際上是一階體驗和二階體驗的混合,譬如深圳市領導干部2013年的體驗式調研,既包括一階的“擠公交‘擠’出對城市交通的真實感受”“‘壓’馬路尋找破解難題思路”,也包括“聽‘吐槽’為群眾解決身邊難事”“看分房解決保障房配套問題”。如未做特別說明,后文所述的體驗式治理都是一階體驗式治理。它是指治理者嵌入作為治理對象的人事社會情境中,親身感知和體察社會生活實際,體認社會場域的生活心態和實踐智慧,直面社會現實和社會治理的各種問題,洞察治理問題與治理變革之道,體悟社會治理的真諦。

體驗式治理的主要特征:體驗性、零距離、研究性、合作性、反身性

一是體驗性。與科層制治理主要借助對逐層上報的案牘進行理性分析而施行治理不同,體驗式治理主要基于治理者的切身體驗。其中包括治理者設身處地地去體察民眾或企業的生活感受、需求與困難等,也包括換位思考他們對政府的期盼,對既有公共管理、公共政策或公共服務的感受與評價等。因此,體驗式治理的知識基礎不完全是理性的,還有屬于非理性范疇的情感與道德。

二是零距離??茖又浦卫硎且环N有距離的治理,距離是科層制治理的一個弊端:治理者與治理對象、社會現實之間的距離可能導致其無法真切地把握實情;決策與執行的分離、治理行動與治理效果的距離導致無法及時糾錯。體驗式治理則通過治理者深入社會現實,深入治理對象的“生活世界”和“意義世界”,力求實現與社會“零距離”,無限接近事實真相。

三是研究性。體驗式治理是一種體驗式學習過程,是一種學習型、研究型治理。體驗不僅僅是身體的嵌入和體察,而且是一種具身性思考和探索的過程。不是為了體驗而體驗,而是為了治理而體驗。體驗式治理是一種特殊的“參與式行動研究”。與通常的參與式治理中公民向上參與治理空間相反,體驗式治理是治理者下沉參與治理對象的生活實踐,是一種“自上而下”面對問題和解決問題的探索過程。

四是合作性。體驗式治理是一種合作式治理。體驗式治理者深入社會生活,密切聯系群眾,向社區群眾學習,與社區群眾進行溝通對話,互相交流和分享經驗;與社會治理利益相關者共同討論既有社會治理方略的利弊得失,與他們共同面對現實,提出問題、分析問題,探尋問題的解決之道;聯合各方力量,整合各方資源,共同開展社會治理或完善社會治理格局。

五是反身性。體驗式治理是一種反身性治理。體驗式治理者兼具復雜的雙重身份:既是治理主體,也是治理對象;既是治理的實行者,也是治理的受用者;既是整個社會治理體系的執行者、宣傳者和受用者,也是其本位社會治理方略的倡議者、實行者和受用者。這種復雜的雙重身份和反身性既有助于同時也要求治理者提出和制定切實可行的社會治理方案,也有益于同時也要求治理者情境性地評估和反思既有的由科層制抽象制定的社會治理方案,并提出切實可行的意見。

上述闡釋表明,體驗式治理與其它諸種治理形態既有相通點,也有不同點。分布式社會治理形式上具有體驗式治理的上述全部特征,體驗式治理者是上級派來的“空降兵”,而分布式社會治理者是“原住民”;最初意義上的分布式社會治理是自治型的,而體驗式治理屬于科層制治理體系的一部分。參與式治理與體驗式治理分有參與性等特征,但體驗式治理的參與是“逆參與”;合作式治理與體驗式治理共有合作性等特征,但兩者的合作基礎和具體方式不盡相同。盡管體驗式治理者來自科層制,體驗式治理屬于科層化治理體系的一部分,但是從治理的邏輯與精神上看,兩者的差異甚大??梢哉f,體驗式治理是科層制治理的“解毒劑”和必要補充。這一點既表現在特征比較上,也見于意義的闡釋中。

體驗式治理的價值與意義主要體現在四個方面

第一,充實基層治理力量,提升基層社會治理能力??茖又茩嘭熍渲迷趯嶋H運行中的走樣,導致責任和負擔層層下壓、權力和資源級級留扣,社會治理基層過度承壓,而權力和資源相對不足。有計劃、有組織地將機關干部,尤其是年輕干部下沉基層開展體驗式治理,既有利于干部自身的成長,也有利于充實基層社會治理力量,推進基層社會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現代化。

第二,有利于克服官僚主義、形式主義弊端。就本文而言,官僚制或科層制社會治理的一大弊端就是容易產生官僚主義。這不僅不利于大政方針政策的貫徹落實,而且給基層社會治理增加了負擔。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央出臺了一系列舉措,以整治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要求黨政干部“沉下心來、撲下身子,多開展隨機調研、蹲點調研、解剖麻雀式調研,察實情、聽真話、取真經”。這些正是體驗式治理的內涵。

第三,有利于信息反饋和方案優化。由于多種原因,科層制中的上行信息常常存在“簡化”和“美化”雙重傾向,使得社會治理中存在的問題不能及時、充分的反饋,因此也就不能及時優化治理方案。而在體驗式治理中,治理者身處治理對象情境中,與對象人群聯系密切,既是治理實施者又是治理受用者,能起到溝通、聯絡政府與社會的“交通員”作用,因此能實時發現既有治理方案中存在的問題并提出切實可行的優化建議。同時也能將未治理的問題及治理草案一并上報。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通過真實體驗得來的信息,遠比科層文牘中的信息更為真切、更為豐富;基于體驗的信息溝通是一種融合溝通(Rich Communication),包括體驗者的感知、情感、領悟、反思與行動等;對于群眾的感情,對于那些“不可言,言而非也”類的知識和信息,恐怕只能通過面對面的溝通、體察和體悟才能生成。

第四,有助于提升治理者的實踐智慧。僅靠書本知識和照章執行是治理不好復雜社會的,善治者必須要有實踐智慧。所謂實踐智慧就是在特定環境中“做正確事情的正確方法”。實踐智慧甚至被亞里士多德認為是“適合治理者的唯一德性”。實踐智慧是“理智與情感的完美聯盟”,只能來自實踐體悟,因為只有在實踐中我們才能真正領會“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這一命題的治理內涵,只有通過親身體驗我們才能認識到情境的重要性和正確的相對性;反之,唯書、唯上、唯法只會窒息人的實踐智慧,很難實現善治。尤其是那些所謂的“三門”(出了家門進校門,出了校門進機關門)干部,更需要通過體驗式治理來豐富實踐智慧,提升治理能力。

體驗式治理的實操與管理

由于過去我們一直是從干部培養、社會調查或充實基層治理力量的角度看問題,未能將其定位于一種治理模式。所以,我國基層社會的體驗式治理基本上還處于個體化的實踐探索階段,少有可復制推廣的共同知識,更談不上深入的理論研究?;ヂ摼W上能看到的大學生村官工作小結、領導干部體驗式調研報告,大多是具體、零碎的工作紀實報告,缺乏可借鑒的工作方法與行動機制,缺乏有深度有廣度的問題揭示與工作反思。為此,筆者反觀相關工作實踐,借鑒參與式行動研究規范和體驗式學習理論,提出體驗式治理的總體性工作任務和一般性操作要點等,供實證體驗與批判。

體驗式治理的總體性工作任務主要有四個方面:情境融入、參與式觀察、行動性研究、總結報告。第一,作為“空降兵”和“外來者”,體驗式治理者首先遇到的問題就是“人生地不熟”“水土不服”。因此,體驗式治理者不僅要“身入”,而且要“心至”,盡快了解和適應當地的自然環境和社會環境,包括語言、歷史文化、風俗習慣、經濟水平、人口規模與結構等。

第二,融入情境后,體驗式治理者必須積極參與當地的社會治理實踐,并進行反思性觀察。參與式觀察,是一種基于開放包容、積極合作的參與式行動的觀察,一方面要主動與當地群眾交往,盡可能多地參與群眾活動,總結分析其行動邏輯(價值取向、行動策略、行事風格等);另一方面要主動參與、擔當、配合和支持當地的社會治理工作,反思性觀察當地的社會治理主體結構、行動方略、辦事流程和治理績效等。參與式觀察包括一階參與式觀察和二階參與式觀察:一階參與式觀察是指直接觀察和理解社會現象本身,二階參與式觀察是指觀察和理解當地人對現象的觀察和理解。參與式觀察的重點是觀察和學習當地群眾和干部的地方性知識和實踐智慧。

第三,在情境融入、參與式觀察過程中,體驗式治理者勢必會遇到一些困惑、困難或問題。此時,體驗式治理者一方面要虛心向當地干部和群眾請教,另一方面要開展行動研究(action research)。行動研究是指實踐者在實際工作中為解決自身面臨的問題而進行的研究。行動研究的“經典”操作程序為“計劃—行動—觀察—反思”四個步驟的循環。體驗式治理者可根據工作實際,選擇既有可行性又有必要性的問題作為研究對象,并基于初步研究和探討提出行動計劃(治理方略),然后將行動方略付諸實施,接著觀察和監測行動績效,最后進行反思評估。如果效果評估不理想,應分析成因和吸取教訓,或者重新按照上述四個步驟繼續探索和改進;如果行動績效不錯,就補充分析其機理并撰寫總結報告。

第四,體驗式治理總結報告,從時間上可分為體驗期結束之后的期末總報告和期中階段性報告;從內容上可分為綜合性報告和專題性報告。綜合性報告,尤其是期末總報告,應有一定的深度、廣度和高度,而不是既往工作的簡單陳述;應涵蓋上述三個方面的內容,尤其是參與式觀察和行動性研究的收獲和體會。專題性報告可以是參與式觀察和學習報告,但主要應是行動性研究報告。唯有如此,總結報告才能使讀者或聽眾有所收獲,而不只是完成一道行政程序而已。

此外,因為“零距離”,體驗式治理者無論是工作還是生活,都應當率先垂范,為基層群眾和干部作榜樣;克服具身感知中可能存在的認知偏差,如任意推斷、過度引申、選擇性概括、極化思維等;辯證處理好“融入”與“超越”之間的關系;既要重視情感治理,又要注意控制自己的情緒。

體驗式治理的組織管理與保障措施可從以下六點著手。一是可以體驗式治理(含一階和二階)經歷取代既有相關政策中的“基層工作經歷”,作為干部選拔的必要條件;二是基于自愿原則,有計劃地組織機關干部參加體驗式治理;三是建立行動研究學習與交流平臺,促進體驗式治理成果的共享與實踐轉化,并將其編撰成冊用于培訓和指導后續的下沉干部的體驗式治理;四是暢通信息反饋機制,使來自體驗式治理者的意見或建議得到上級機構的充分重視;五是優化考核和激勵機制,使表現卓越者能夠得以重用;六是切忌對派出的體驗式治理者采取“放養式”管理,可適當改善其生活條件,解決其后顧之憂。

作者:李春成 復旦大學國際關系與公共事務學院教授、博導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湖南福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