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e8uo"></acronym>
<acronym id="ye8uo"><center id="ye8uo"></center></acronym>
<acronym id="ye8uo"></acronym>
搜索 解放軍報

急診室里的速度與激情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 作者:崔寒凝 袁百舸 劉文堂 發布:2021-03-01 06:56:51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連線戰位:解放軍總醫院第一醫學中心

急診室里的速度與激情

■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崔寒凝 袁百舸  通訊員 劉文堂

凌晨時分,解放軍總醫院第一醫學中心忙碌的急診科搶救室。馮 勃攝

在這里,時間是個動詞

時間,在靳紅義看來,是個動詞。

身為解放軍總醫院第一醫學中心急診科副主任醫師,靳紅義的腦海里常常會出現一支沙漏,“細沙止不住落下”。

生活中,靳紅義的很多東西都被這種“倒計時”悄然加速。早餐:一瓶酸奶,一碟小菜,一個饅頭。3分鐘內,他便解決“戰斗”。

導航地圖顯示,一名成人走1公里需要10分鐘。大年三十,從解放軍總醫院對面的天橋停車場到急診樓有500米,靳紅義不到4分鐘就走到急診科綜合診室——這是他的日常速度。

不說話的時候,靳紅義會在電腦旁安安靜靜整理檔案。一開口,急診醫生的特點就暴露無遺。

大年三十下午5點交班,靳紅義4點到醫院開始準備。他語速極快,交代醫囑時,如果新護士不仔細聽,常常跟不上節奏。

交代好一名患者的處理措施,靳紅義會刻意停頓一下,為護士留些提問時間。

“速度”是會感染的。

當天下午2點,一位80多歲的老爺爺被送到搶救室。當時,老爺爺呼吸困難。與家屬快速交流病情后,急診科潘菲護士長立即給予開放氣道,從咽喉部取出來半個餃子,老爺爺轉危為安。

“老爺子的命是和時間搶回來的?!?靳紅義說,“耽誤一分鐘,就多一分危險,咱急診科的醫護人員說話都快?!?/p>

夜深了,搶救間依舊燈火通明。靳紅義身后的紅色檔案籃子里,堆疊著10多份病歷。

“大年三十,病患們常常不愿看病,除非拖得沒辦法了。拖延的幾小時內,患者的病情就會迅速惡化,必須送進搶救間?!苯t義說,“下半夜的病人還會更多?!?/p>

說話時,靳紅義的眼睛始終沒有離開過屏幕。此刻,鍵盤“噼里啪啦”的聲音,被心跳監護儀的“滴滴”聲壓低,也被患者的呻吟聲淹沒。

靳紅義早已習慣這些聲音?!霸趽尵仁覂?,這些聲音意味著希望?!彼f。

實驗室里,一位軍醫穿戴防護服工作。馮 勃攝

那種感覺,是一種迫切的需要

大年初一凌晨,靳紅義剛下達完一份醫囑,辦公桌上的電話就響了。

從凌晨1點半到凌晨3點,搶救室一共送進來13名患者?!懊繐尵纫晃换颊?,就像打一場仗?!苯t義說,“在急診室,既要敢于打硬仗,也要善于打勝仗?!?/p>

凌晨5點,一位中年男子心跳驟停。送進搶救室時,患者心率已是一條直線。緊急氣管插管,胸外按壓……67分鐘后,患者心跳恢復,下意識握住靳紅義的手。

在搶救室,被病患握著手的感覺,靳紅義永遠也不會忘記?!澳欠N感覺,是一種迫切的需要?!币淮未挝帐?,讓靳紅義一次次強化作為軍醫的使命感。他說,這也是一名軍醫“存在感最強的時候”。

在急診科,這份使命感和存在感被許多醫護人員裝在心中。

今年大年三十,是急診科發熱門診醫生劉昕年前的最后一個班。趕在這一天,一連送好幾個病人出院,劉昕心情好極了。

劉昕的愛人陳驊也是一名急診醫生。這一天,劉昕上白班,陳驊上夜班。

晚上8點多,一名中年男子被120緊急送到醫院。緊急判斷、果斷處置,陳驊終于穩定住了病人的生命體征。

趁著搶救病人的空隙,陳驊趕緊吃了幾個餃子。這位有著多年一線急診經驗的軍醫說:“年關年關,我們過好搶救這一關,患者和家人才能過好年?!?/p>

門診樓三樓,一間空屋子里,擺上折疊桌椅就是簡單的餐廳。

護士人數多,只能采取“車輪戰”的辦法輪流吃飯。15個餃子加一碗粥,7分鐘內就要吃完。護士宋佳剛要收拾飯盒,護士長宋海楠喊住她,讓她把剩的幾個餃子吃完。

“她性子急,有時候沒吃完飯就往樓下跑?!彼魏if,“不吃飯哪行啊,她前兩天剛獻了血,說讓她休息,這孩子非要來上班?!?/p>

“每一包紅色的血液,都是希望?!彼渭颜f,“我是預備黨員,我希望把力量傳遞給更多人?!?/p>

治療間隙,兩位護士核準醫囑。馮 勃攝

那張簾子后,涌動著生命的渴望

護士長宋海楠的手機里存著很多科室醫護人員的合照,每張都少幾個人?!凹痹\科護士排班多、夜班多,有全員合照的機會少之又少?!彼f。

搶救室里,爭分奪秒的忙碌在反復上演。

A區的護士輪班去吃飯,B區的護士推著裝滿液體的車在兩區之間來回跑。那一刻,生命的希望就寄托在一袋袋各式各樣的液體中。

這個晚上,宋海楠任務很重。她要同時負責搶救室、急診區等多個位置。剛出搶救室,分診臺的急診座機就響了,宋海楠連忙沖過去接起電話。

分診臺的工作繁重而瑣碎。從下午7點到午夜12點,護士趙方潔5小時接診了46個病人,平均7分鐘一位。趙方潔要對每名患者進行新冠肺炎疫情篩查、體征檢測后,才能進行急診分診。

放下分診臺電話,宋海楠的手機響了,母親叮囑她空閑時多喝水。放下電話,宋海楠想到同事翟永志——他今年再也接不到母親的電話了。

翟永志是急診科發熱門診醫生。去年年初,他帶著家人準備回內蒙古探望患有漸凍癥的母親。出發前,翟永志心里清楚,這應該是與母親度過的最后一個春節了。

登上列車,翟永志接到發熱門診主任劉剛的電話,因疫情較為緊張,詢問他能否繼續上班。翟永志與妻子說明情況后,立刻下了火車趕回醫院。

宋海楠記住翟永志一句話:“我是一名軍醫,哪里需要我,我就要到哪里去?!?/p>

有人說,生命是個圓,是循環與平衡構架的美。急診室循環往復的工作,似乎正在讓宋海楠的生命之“圓”變形——這位護士長留給家人的時間越來越少,對父母的愧疚、對愛人和孩子的虧欠越來越多。

凌晨1點半,搶救室的病患越來越多,宋海楠一次次掀起搶救室的門簾。那張簾子后,涌動著生命的渴望。

護士徐晶給患者抽血時認真的神態。馮 勃攝?

責任編輯:楊凡凡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6shoping.cn域名使用側邊欄!
湖南福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