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e8uo"></acronym>
<acronym id="ye8uo"><center id="ye8uo"></center></acronym>
<acronym id="ye8uo"></acronym>
搜索 解放軍報

陸軍教學科研標兵劉良明:愛兵知兵的“兵教授”和“貼心人”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朱廣平責任編輯:柴瀟
2020-12-17 17:32

“我的使命是:讓官兵少流血少犧牲”

----記陸軍教學科研標兵、陸軍特色醫學中心戰傷休克與感染研究室主任劉良明

朱廣平/文 萬衷余/圖

專家小傳:劉良明,陸軍軍醫大學陸軍特色醫學中心戰傷休克與感染研究室主任、我軍知名戰傷急救與戰創傷休克研究專家,三級教授,國家杰出青年基金獲得者,全軍高層次創新人才工程拔尖人才,軍隊杰出專業技術人才獎獲得者。領銜戰傷急救與戰創傷休克防治研究達到世界領先水平,系列模塊化戰場一線急救器材裝配部隊填補我軍空白,榮獲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2項,軍隊及省部級科技進步一等獎3項,二等獎7項,發表論文350余篇,國家發明專利8項,榮立個人二等功2次。

山城重慶,寒冬深夜。陸軍特色醫學中心戰傷休克與感染修復研究室仍燈火通明,我軍知名戰傷急救與戰傷休克研究專家、該室主任劉良明和同事正為研制某新型戰救器材奮戰攻關。12月中旬,劉良明獲評陸軍教學科研標兵,以表彰其在戰傷急救與戰創傷休克防治研究及國防科技發展上做出的突出貢獻。

“每一個戰士,都是我的兄弟。我們每一項戰傷急救技術研究,每一種急救器材研制,都是為守護他們生命去戰斗!”劉良明的話飽含為戰而研的使命擔當和熾熱情懷。三十年來,他在科研的征途上從未懈怠,一直“逆生長”。

同事們戲稱劉良明,每逢重要研究任務來臨,老劉就帶領大家開啟“白加黑”、“5+2”模式,不是泡在實驗室,就是蹲在兵工企業,不取得預期效果絕不收兵。軍事科研是沒有硝煙的戰場,劉良明靠著聞戰則喜,敢打必勝的信念和精神,鉚在戰傷休克科研崗位一干就是三十年。

時針回撥到1988年,從地方大學特招入伍的高材生劉良明跟隨我軍著名專家胡德耀教授從事戰傷休克研究。胡教授向他分析了我軍戰傷休克研究現狀,由于起步晚,底子薄,在國際沒有話語權,戰場受傷官兵的救治率也大受影響。要想不受制于人,就要自力更生搞出自己的東西。劉良明聽得心潮難平,決心要在戰傷休克研究上干出一番天地。

第一塊要啃的硬骨頭就是做促甲狀腺素釋放激素抗戰傷休克作用研究,這是我軍研究空白。沒有現成模式可尋,沒有國外技術指導,沒有任何經驗積累,此項研究的難度超乎想象。研究起初步,劉良明猶如魚缸里的魚四處碰壁。他氣餒過,埋怨過,甚至想過撂挑子,但心情平復過后他又走進實驗室,在胡教授的帶領下投入到畫設計圖、測試儀器、培養細胞、解剖研傷、監測數據等環節。就這樣一點點死纏爛打,軟打硬磨,問題一個個得到解決。

6年后,新型抗體克藥物終于研制成功,在動物模擬人體休克實驗救治中,藥物止血抗休克效果突出,明顯降低死亡及傷殘率。隨后,其他國內軍內同行以此藥物為基礎,相關新型復蘇液體、軍用特供抗休克系列藥相繼出爐。劉良明面對滔滔長江水大聲怒吼,扛了6年的壓力瞬間釋放。

戰傷休克研究水平高低關系官兵生命能否搶得下救得活,備受各國軍事科研專家重視。官兵身體大血管一旦受損,就猶如擰開高壓水龍頭,后果不堪設想?!皯饎搨菘搜芯渴且皯鹜饪茖W中重要內容,其研究最重要的是要解決止血問題,血止住了,命就保住了?!边@是劉良明質樸而深刻的體會。

這是一組觸目驚心的數據,現代戰爭中,早期死亡占戰傷死亡的80%,其中50%是由于失血性休克引起的,如果是傷到股動脈、頸動脈等處,3-5分鐘全身血液就會流盡……戰場上受傷后能否快速有效止血至關重要,醫學上把這一定律歸納成“白金十分鐘,黃金一小時”。

要想提升戰傷休克救治效率,首先得剝開基礎研究層層硬繭。嶄露頭角的劉良明瞄準國際公認的難題“關于休克血管低反應性的發生機理”,拿起行李住進臨床科室去學習取經和查閱病歷。那段時間他沒日沒夜忙碌,在臨床和實驗室連軸轉,巨大的工作強度和壓力讓他身體亮起紅燈,吃藥打針是常事。最終,他在世界上率先提出休克等臨床重癥血管低反應性發生的鈣失敏學說,并且提出針對性防治措施,臨床用于難治性休克病人的治療,顯著提高病人搶救成功率,拉低并發癥的發生,解決長期制約臨床難治性休克治療的關鍵問題。研究成果編入我國我軍多部戰創傷教材,刷新我國我軍戰傷相關救治理論和技術,榮獲軍隊科技進步一等獎和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

“我們搞戰傷休克科研的,要守好戰位踏踏實實多做事情多出成果,以最大限度讓我們的官兵少流血、少犧牲?!眲⒘济鞒R赃@句話警勉自己的職責和使命。

上世紀末,劉良明在西藏邊防基層部隊調研中發現,官兵在高原活動時,會不同程度地出現頭暈胸悶、呼吸困難等癥狀,嚴重者甚至患上腦水腫或肺水腫。一個念頭閃過腦?!叭绻诟咴l生戰創傷休克,與平原相比,對輸液有什么要求呢?”劉良明將實驗所用動物和儀器運到海拔3700多米高的拉薩地區。他率先在國際上提出高原休克需要限制性液體復蘇的新觀點,并制定相應的液體復蘇原則,明確其理想的復蘇壓力、復蘇液體、晶膠比例等。在臨床應用后取得顯著效果,使高原嚴重創傷病人后送死亡率降低36.1%,搶救成功率增高18.1%。此項研究不僅讓各大醫院救治群眾受益匪淺,部隊衛勤救治技能包里也多了一招殺手锏。

劉良明很喜歡下部隊搞調研,每次都能激發他科研的靈感。他發現某部配發的急救包止血物品簡單,性能一般,常規止血包扎夠用,但遇到腹腔、大腿動脈等處大出血,普通紗布塞到傷口里根本止不住血,研制一款新型止血棒成了他新的小目標。樣品的設計很順利,但止血棒需要哪種新型材料成了老大難,他和同事嘗試近百種材料都無功而返。一次,他看到工人修冰箱受到啟發,工人會對不制冷的冰箱填充氟利昂,如果有一種止血材料能夠像氟利昂填塞進入創口并瞬間膨脹,不就能迅速遏制出血嗎?止血棒的核心作用是填塞傷口后吸收血液的同時膨脹止血。劉良明帶著團隊把止血棒主要材料換成了膨脹性材料,試驗中止血效果立竿見影。這種止血棒具有結實耐用、瞬間止血等優點,部隊官兵稱它是“止血神器”。

提高科研的含戰量含軍量,劉良明一直初心未改:走到高寒地區看到邊防官兵干裂的嘴唇和凍傷的手,他心想,能不能研究出防凍的唇膏和局部保暖裝置?于是有了后來的特殊環境保暖袋等發明;看到部隊的老式急救包,他又琢磨如何把急救包改良了,更輕便還更管用,于是有了7個模塊46種戰場一線急救器材,基本實現我軍一線急救器材的系列配套化,試裝后深受歡迎。這些急救模塊不僅成為部隊的必備裝備,也在汶川地震、雅安地震等重大災害救援中大顯身手。

劉良明懷著對部隊官兵的無限熱愛,像釘子一樣釘在崗位,帶領團隊不斷刷新科研上限。他經常到部隊調研,和官兵同吃同住同訓練,虛心聽取官兵意見和建議;為增強官兵自救互救能力,他在訓練場手把手教授官兵自救互救技能,并對個別操作不到位的官兵“開小灶”;當看到幾處哨所還是陳舊急救包時,他緊急調撥新型戰救器材和背囊送至邊防一線。在官兵眼里,劉良明是愛兵知兵的“兵教授”和“貼心人”。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湖南福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