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e8uo"></acronym>
<acronym id="ye8uo"><center id="ye8uo"></center></acronym>
<acronym id="ye8uo"></acronym>
搜索 解放軍報

兩國協同 共御外敵

“中朝聯合司令部”成立始末

來源:中國國防報作者:凡華鋒 謝 引責任編輯:杜汶紋
2020-12-17 08:19
“聯司”主要指揮員

“中朝聯合司令部”通報嘉獎第60軍文件影印件

抗美援朝戰爭中,中朝兩軍聯合作戰指揮機構發揮了重要作用。鮮為人知的是,聯合司令部從開始醞釀到最終成立,經過了一個復雜而艱巨的過程。

1950年10月19日,中國人民志愿軍開赴朝鮮戰場。當日,美陸軍第1軍已占領平壤,美軍和南朝鮮軍以部分兵力對付朝鮮人民軍北撤部隊和游擊隊,并集中4個軍、10個師、1個旅和1個空降團,于東西兩線,分兵多路向朝中邊境推進。此時,朝鮮人民軍司令部可調動的兵力已不足4個師,其余部隊都被分割打散、各自為戰。在此形勢下,因沒有聯合指揮與協同作戰的機制,志愿軍無法取得朝鮮人民軍的支援,只能依靠自身扭轉戰局。

在志愿軍入朝參戰前,1950年10月上旬,周恩來曾赴蘇聯與斯大林進行會談,商議了中朝聯合作戰及建立聯合指揮機構的問題,但斯大林未予明確答復。10月21日,就在我出兵朝鮮后第3天,志愿軍總司令彭德懷向朝鮮首相金日成提出,希望金日成率領人民軍最高司令部搬至志愿軍司令部,以便隨時協商作戰指揮及其他重大事宜。金日成決意派內務相樸一禹作為朝鮮代表駐志愿軍司令部,負責兩軍協調。10月25日,樸一禹任志愿軍副司令員兼副政治委員,并擔任志愿軍黨委副書記。

然而,由于未成立聯合指揮機構負責兩軍的協調工作,在第一次戰役中,因任務區分不明、溝通乏力,多次發生因朝鮮軍民撤退導致志愿軍行軍受阻、朝鮮人民軍坦克誤擊志愿軍等事件。此外,后勤物資運輸和保障也出現不少混亂。兩軍漸漸意識到,無論是戰略籌劃還是戰役實施,都迫切需要組建聯合作戰機構、進行統一指揮。

第二次戰役期間,隨著敵后朝鮮人民軍與志愿軍會師,其北方部隊也基本整訓完畢,兩軍聯合作戰問題更加突出。針對這種情況,彭德懷建議金日成和蘇聯駐朝鮮大使斯蒂科夫常駐前方,并由金日成、斯蒂科夫和彭德懷組成一個三人作戰指揮小組,負責軍事事務并制定與作戰有關的現行政策。11月13日,毛澤東致電斯大林,征求其對朝鮮境內作戰的統一指揮問題的意見,并轉述彭德懷的建議。16日,斯大林復電毛澤東,表示完全贊成由中國同志來統一指揮朝鮮境內的作戰,并將同一電報發給金日成和斯蒂科夫。

12月3日,金日成訪問北京,雙方商定成立聯合司令部統一指揮兩軍作戰及前線活動,但不對外公開。8日,周恩來起草《中朝兩方關于成立中朝聯合指揮部的協議》,在征得金日成同意后,該協議成為成立聯合司令部的重要依據。12月上旬,志愿軍與人民軍聯合司令部(簡稱“中朝聯合司令部”或“聯司”)正式成立,由彭德懷任司令員兼政治委員,朝鮮方面由金雄、樸一禹分別任副司令員和副政治委員。1951年初,增補鄧華為“中朝聯合司令部”副司令員。1952年7月,朝鮮方面以崔庸健接替金雄任副司令員,1953年2月又接替樸一禹在“聯司”的工作。

自1950年12月中旬起,志愿軍和朝鮮人民軍開始在“聯司”的統一指揮下實施聯合作戰。1951年1月,兩軍突破敵“三八線”既設陣地,粉碎了敵整軍再戰的企圖,將戰線推進到“三七線”附近,贏得第三次戰役的勝利。

在第四次戰役中,兩軍在極其艱難的條件下進行堅守防御、戰役反擊和運動防御作戰,最終斃傷俘敵7.8萬人,為第五次戰役創造有利條件。第五次戰役歷時50天,兩軍共斃傷俘敵8.2萬人,迫使“聯合國軍”轉入戰略防御,并接受停戰談判。此外,在“聯司”的統一指揮下,中朝兩軍先后贏得1951年夏秋防御戰役、1952年春夏鞏固陣地戰役、1953年春反登陸作戰準備等各類局部戰役的勝利,并在1953年夏季反擊戰役后,將戰線徹底穩定在“三八線”附近,最終促成了停戰。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湖南福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