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e8uo"></acronym>
<acronym id="ye8uo"><center id="ye8uo"></center></acronym>
<acronym id="ye8uo"></acronym>
搜索 解放軍報

下連不久,一名骨干“吼”了我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李恒宇、張聞杰責任編輯:楊凡凡
2020-12-17 06:54

下連不久,一名骨干“吼”了我

■海軍某防空旅副連長 孫晉升

在不久前召開的一次連務會上,剛到任的我發現與會者中多了一個生面孔。想到今后工作中要經常接觸,就在散會時主動找到他,并熱情地做了自我介紹,誰知他的態度卻不冷不熱。后來我了解到,這名士官骨干剛剛學習歸隊,而且脾氣比較“古怪”。

一個周末,我去宿舍找戰士聊天,見凳子上放了一個棋盤,就順手把它移到了旁邊的床上。中午休息時,聽說有人打電話找我,我接過電話一聽,那邊傳來一陣怒吼:“你知道那個棋盤有多臟嗎?我的床單被弄臟了,你讓我中午怎么休息……”電話是那名骨干打來的,而我當時就是把棋盤放在了他的床上。

聽他這種“興師問罪”的口氣,我的火氣騰地一下就上來了,但轉念一想,自己確實有做得不對的地方。于是,長舒一口氣,平靜地說:“床單臟了我給你洗,你要是還不滿意,我可以給你買新的?!倍f了句“不用了”,就掛掉了電話。

海軍一些部隊,對剛畢業分到基層的本科學員,一般會被定崗為副連職、擔任副連長。一些老士官覺得自己在連隊時間長、能力素質強,往往看不上新來的副連長,對此我早有心理準備。

放下電話,我主動去找這名骨干當面說明情況,表示以后一定會注意,希望得到他的諒解。此后,我多次找他談心,總感覺我們倆的關系始終有一層隔閡,雖然不像剛開始時那么“對立”,但相處起來彼此仍不太舒服。

直到我第一次帶隊執行任務,事情才有了轉機。當那次任務進入尾聲時,我聽到對講機里傳來一陣急促的聲音——那名骨干受傷了。我趕過去一看,發現他右手腕被割開一道深深的傷口,鮮血直流。我立即請示營長派車送他去醫院包扎,整個就醫全程,我一直陪著他跑前跑后。事后,我因安全預防工作做得不到位,受到營長嚴厲批評。

不過,從那之后,這名骨干對我的態度發生了很大變化。有一次,他和我聊起了床單的事。他說自己之所以發那么大的脾氣,是因為我初到連隊,對我不是很服氣。后來經過長時間接觸,他發現我是一個重情重義、勇于擔當的人。特別是上次執行任務,我因他受傷挨批,他心里一直過意不去。

聽了他的話,我感到很欣慰。我想,要得到戰士的認可并不容易,必須以實際行動讓他們從內心接受你!

(李恒宇、張聞杰整理)

?

?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湖南福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