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ye8uo"></acronym>
<acronym id="ye8uo"><center id="ye8uo"></center></acronym>
<acronym id="ye8uo"></acronym>
搜索 解放軍報

連線戰位|南部戰區海軍某潛艇支隊 我們在深海里思念親人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 作者:衛雨檬 唐思宇 鄭洪勝 發布:2021-03-02 14:52:23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連線戰位 南部戰區海軍某潛艇支隊

我們在深海里思念親人

■解放軍報報記者 衛雨檬 通訊員 唐思宇 鄭洪勝

春節期間,南部戰區海軍某潛艇支隊執行海上巡航任務。張元爍攝

大洋深處,一艘潛艇悄然航行,龐大身軀激起道道涌波。

千里之外的軍港里,另一艘潛艇靜靜停泊。潛艇內,作戰部門長李俊正進行例行檢查。港口遠處燈火閃爍,一派熱鬧祥和之中,人們期盼著新春的到來。

這并非李俊首次在除夕戰備值班,以往在海上過春節也是常有的事。仿佛是習慣了,他在安寧的氛圍中,默默倒數著時間。

零點到來的那一刻,原本靜謐的軍港里熱鬧非凡。在艦艇久久不息的鳴笛聲中,這些潛艇兵迎來了他們的新年。

聲吶兵的耳機里,有家鄉的四季

掛上紅燈籠,貼起一張張福字和春聯,平日里嚴肅的營區瞬間有了年味。大年三十清早,中士李軍登上潛艇,進行機械檢拭。

今年春節,李軍沒能和家人團聚。此刻,他正頭戴耳機,通過耳邊傳來的聲波,確認潛艇螺旋槳是否正常轉動?!斑@個來自西北的小伙子很踏實,很認真?!币恢笨粗砷L的作戰部門長李俊說。

從甘肅小鎮到南國海濱,再到跟隨潛艇徜徉在無垠大海的深處……李軍從沒想到,有一天自己會走得這樣遠。

剛當兵那兩年,每次出海前,李軍總會跟遠方的父母說:“我要出差忙一段時間,就不聯系你們了?!?/p>

他最怕父母問自己去哪兒,因為就像《潛艇兵之歌》里唱的那樣,“不要問我在哪里,問我也不能告訴你?!本枚弥?,聽到他說要忙,父母也就不再問了……

“水下漆黑一片,聲吶兵就是潛艇的眼睛和耳朵?!倍嗄陙?,李軍在深海辨別不同艦船駛過的聲音,幫助潛艇“在群狼環伺的復雜環境中安全航行”。除了聆聽大海中各樣的聲音,他的耳機里,還有家鄉的四季——

魚雷在深海里的爆炸聲,像春天曠野中的驚雷;海洋中魚類的叫聲,如同夏日夜晚的蟬鳴;漁船航行時,發動機高速轉動的聲音,和深秋時自家附近山頭上,楊樹林簌簌的落葉聲很相近;而海浪翻涌,則讓他想起了冬季的北風……

每一次聽到這些聲音,李軍仿佛回到了遙遠的家鄉。

結束了艇上的機械檢拭,李軍回宿舍給家人打去電話。沒有出海的春節,能聽到家人的聲音也是一種幸福。

通話進行了很久。放下電話時,李軍抬手看到,手腕上表盤的指針已指向中午。眼前的這只白色石英表,是兩年前父親送給他的。那時,不善言辭的父親拿了一個盒子,對他說道:“這個表我戴著不合適,給你吧?!?/p>

從此,李軍戴著這支手表值班、訓練、出海。即使在大洋深處的潛艇里,不見陽光的每一天,白色石英手表依然陪伴在身邊,一如始終牽掛他的家人。

0.3平方米的戰位,離海最近的地方

大年三十晚上,下士韋永樂完成了一天的艇上值班。

晚風輕拂,軍港里夜色安然。此刻,燒烤晚會已經進行到了高潮。搬來折疊椅坐在院中,拿起面前的一把把烤串,韋永樂享用著自己的年夜飯。眼前過年的感覺,對這個壯族小伙來說別有一番滋味。

有那么一瞬間,韋永樂想把口中噴香的烤肉,包在柔軟的糯米里一起吃掉。此刻,韋永樂在廣西的家人也正吃著年夜飯。自家餐桌上,一定會有那道母親包的咸肉粽子,這是他入伍之前最熟悉的味道。

大年三十,擔負值班任務的韋永樂正在保養裝備。張元爍攝

18歲離開家鄉,韋永樂成為一名潛艇兵。今年22歲的他,春節期間仍然堅守在艙段兵的崗位上。他工作的二艙艙底,是離海最近的地方。這個只有0.3平方米的戰位,排布著密密麻麻的儀器和管路,是控制潛艇沉浮的重要一環。

韋永樂至今記得第一次進入艙底的情形——“嘭”地一聲,他迎面撞上了橫在頭前的管路。還沒等緩過神來,他的半只腳又踩入了地上的水洼……如今,面對各種惡劣的海區環境,韋永樂可以有條不紊地操縱每一個閥門,順利執行任務。

每次出海,韋永樂會將一盒茉莉花茶帶上潛艇。韋永樂的家鄉廣西橫縣,被稱作“茉莉花之鄉”。每逢初夏,朵朵潔白的小花在枝頭隨風搖擺,飄香四溢。

潛行深海,狹小封閉、不見陽光的空間,難免會讓潛艇兵感到枯燥。休息時間,韋永樂會和李俊一起下象棋。這是他緊張訓練之余最輕松的時光。

棋盤邊,一杯溫熱的茉莉花茶沁人心脾?!昂靡欢涿利惖能岳蚧?,芬芳美麗滿枝椏……”輕哼著悠揚的旋律,身在大海深處的韋永樂,依然心懷著遠方的故鄉。

有一種喝彩,是軍港的鳴笛

從除夕夜到大年初一,李俊是在潛艇上迎來新年的。上艇值班前的那場燒烤晚會,他和戰友們用歌聲燃起了節日的氛圍。

初中時,李俊常常抱著吉他自彈自唱。晚會上,從《故鄉》到《精忠報國》,再到膾炙人口的流行歌曲,一首首唱下來,嗓音有些沙啞的李俊終于放下了話筒。

唱累了坐在人群中,不知是誰點的一首《千里之外》,勾起了李俊的回憶。他眼中的“千里”,是確切到1200公里的距離。

幾年前,李俊曾驅車從駐地駛向貴陽的家。除去汽車在船上渡過的路程,按照手機導航顯示,他總計走過了1200公里。那兩天的回家路,讓他記憶猶新。

這個不能和家人團聚的春節,李俊和他最熟悉的“戰友”一起跨年。晚上7點,他從燒烤晚會現場離開,走上了潛艇。

繞艇檢查一周,李俊回到自己平時工作的艙室。值班時不讓攜帶手機,突然從熱鬧到安靜,他感到了一絲孤單。燈光下,李俊從口袋拿出一張照片看了起來。

照片里,兩個小孩在房間里手舞足蹈。那是李俊和姐姐小時候過年時的合影。除夕夜,一家人以這樣的方式在此刻團圓。

零點在寧靜中到來。倒數最后一秒,軍港所有的艦艇齊聲鳴笛,經久不息。那一刻內心的震撼,讓李俊體會到了一種神圣感:“這些船仿佛也知道我們在為國守歲,鳴笛聲聽來像是對我們的一種喝彩?!?/p>

午夜,軍港重歸寧靜。李俊從艙室的墻面翻下一張鐵床,和衣平躺。離他不遠處,是數枚擺放在架上的導彈。

大年初一凌晨,在這個看不見的戰位上,潛艇兵和導彈“并肩而眠”。

責任編輯:于海洋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6shoping.cn域名使用側邊欄!
湖南福彩网